喝尿居然治病
  全國10萬人痴迷“尿療”
  記者對話三位尿療者:信就信,不信就算了
  專家:沒任何科學依據,就是心理安慰
  尿不但可以喝,還能治病,甚至還有專門的尿療協會?你相信嗎?
  武漢一家媒體近日的一篇報道,這兩天在網上火起來。報道稱,在一個名為中國尿療協會的組織中,不少人通過喝尿治好了甲亢等各種病癥,該協會會長稱全國有近10萬人痴迷尿療。
  前日,記者通過博客聯繫上自稱中國尿療協會副會長的黃武軍。
  尿療到底有沒有效?在黃武軍的推薦下,記者聯繫上三位已有十餘年尿療經歷的重慶人。
  尿療者檔案
  姓名:陳遠志(化名)
  年齡:79歲
  性別:男
  職業:退休軍官
  尿療時長:13年
  姓名:王洪(化名)
  年齡:75歲
  性別:男
  職業:重慶建設集團退休職工
  尿療時長:13年
  前日下午,在重慶理工大學原楊家坪校區家屬區6棟門前的花園處,當著記者的面,陳遠志和王洪喝下自己剛排泄的尿液,驚得一旁的攝影記者狂呼:“你們竟然真的喝了?”
  面對驚異,兩位老人淡定無比。他們說,這些年聽過、看過太多質疑,如今已完全不在乎別人的看法,只要自己覺得好就夠了。
  與尿結緣
  陳遠志決定開始尿療,源於一位朋友的推薦。
  十幾年前,腎臟、肝臟不好的陳遠志很長一段時間都病怏怏的。這時,一位有多年交情的好哥們向他推薦了尿療,“我很信任他,他不可能騙我。”陳遠志說,“我那時打算試3個月看看效果。”
  陳遠志用“身體有明顯好轉”來形容3個月後的感受,並與棋友王洪分享。“老陳跟我說了後,我第二天就回家試了。我信這個不全是因為他,而是我親眼目睹姐姐和爸爸曾借尿療恢復健康。”王洪告訴重慶晚報記者。
  王洪說,姐姐16歲時有一次摔得很嚴重,家裡請來了赤腳醫生。醫生開中藥後特別囑咐在藥湯裡加入王洪的尿,“姐姐後來確實恢復得很快”。
  “爸爸當年患急性白喉病病危,我趕到家時爸爸竟在門口笑著迎接我。後來我才知道,當時赤腳醫生颳了家裡尿盆里的尿垢喂他,一會就緩過來了。”王洪說,“我覺得尿跟我們家有緣,我相信它的功效。”
  比藥好喝
  陳遠志至今仍然記得,他第一次尿療就取了自己100毫升尿液,喝的速度飛快。“基本上舌尖上的味蕾還未感知尿液的味道,就一股腦地全喝下去了。過了幾秒鐘才感受到些許腥味,但絕對是能接受的味道,起碼要比很多苦不拉幾的中藥好喝多了”。
  囫圇吞棗般尿療一周後,陳遠志開始習慣這個味道,“喝的速度越來越慢,談不上品,但跟喝水喝茶差不多了。”
  “尿療並非一股腦亂喝,也是有原則的。”陳遠志向重慶晚報記者詳細介紹:第一要去尿液的頭尾,只選中間,保證尿液更純凈;第二要用玻璃杯,不能用塑料杯或金屬杯,保證尿液的原汁原味。
  瞞住子女
  相比於尿療本身,如何讓每天朝夕相處的子女、愛人接受,才是他們曾經最傷神的問題。
  王洪說,願意一輩子瞞著子女和各路親戚。“我太瞭解他們了,他們絕對不會相信的,只會覺得丟臉,然後肯定還會搬出一大堆道理來說服我,最後多半還會給我下個結論,類似老糊塗了、傻戳戳之類的。”
  陳遠志說,以前只要一遇到熟悉的老人,就要為尿療介紹幾句,在他的推薦下,街坊們中有近百人做出了嘗試。
  “我會與人分享我的感受,你信就信,不信就算了,我絕不會拉著你一直勸。”王洪這樣表明自己對尿療的觀點。
  尿療者檔案
  姓名:周麟惠
  年齡:88歲
  性別:男
  職業:西南政法大學副教授、離休幹部
  尿療時長:24年
  與陳遠志和王洪堅持尿療不同,西南政法大學88歲離休幹部周麟惠,對尿療經歷了懷疑——堅信——否定三個階段。他從1990年開始尿療,直到今年5月7日因腎功能衰竭住進醫院才停止。
  患腎衰竭
  前日下午,重慶市中醫院,護工推著周麟惠四處逛。重慶晚記者說明來意後,他露出笑容,掙扎著站起來緩慢地走了幾步。“你說尿療啊,這個方法沒用。”周麟惠搖搖頭,雙手也不停地擺動。
  周麟惠說話非常清晰,也很有力。他告訴重慶晚報記者,今年初,他感覺身體不如以前硬朗,雙腿也沒力了。2月份,他第一次用上了拐杖。到了5月7日,他站不起來了,到市中醫院檢查發現腎功能出現衰竭,並伴有糖尿病等,需要立即住院。
  “病重了就覺得它沒用,不然它為啥不能治我的病?”周麟惠說,住進醫院後對醫生說了尿療的事,主治醫生驚訝地告訴他,尿療沒有科學依據,要相信科學。
  找到依據
  周麟惠如今對尿療看法的轉變,讓記者十分驚訝。早在2006年12月12日接受記者採訪時,他還對尿療十分推崇。
  周麟惠1988年從西政離休,然後又從事律師工作。他清楚地記得,1990年8月26日,是他第一次尿療的日子。他從當日出版的參考消息轉自日本東京時報的文章《人尿療法》瞭解到喝尿的好處,這篇文章中引用了一位日本醫生的話,稱“尿療對治風濕、糖尿病、心臟病等有效”。
  周麟惠當時身體欠佳,決定嘗試這種療法。他說,喝尿這件事以前根本不敢想象,“我猶豫了很久,端杯子的手抬起又放下,最終鼓起勇氣、捏著鼻子一口氣喝了。喝完覺得沒什麼異味,就像白開水一樣”。
  家人默認
  在過去24年時間里,周麟惠悟出了一些尿療所謂的門道。
  他說,早上起床後第一泡尿是最好的,掐頭去尾保留中間部分,用楠竹製成的杯子盛上,然後一飲而盡。
  周麟惠還說,尿要趁熱喝,剛排出時就喝,放久了會有臭味。除了喝,周麟惠還用尿洗臉、洗頭,“這對身體也有好處”。
  對於自己曾經無比推崇的尿療,周麟惠的家人並不支持甚至非常反感。不過見老人堅持,他們也只能默認。
  記者註意到,周麟惠雖然88歲,但反應很快,耳不聾眼不花,身體看上去也很硬朗,沒有老年斑。這些能否歸功於尿療?周麟惠說自己也不知道。“我平時會打太極拳、洗冷水澡、練八段錦,這些鍛煉應該對身體也有好處。”
  “我認為年輕人尿療可能有效果,但人老了肯定沒效果,還有壞處。”採訪快結束時,周麟惠似乎對採訪開始時全盤否定尿療感到不妥,又委婉地說出這個觀點。他說,年輕人身體好,尿也乾凈;人老了,尿里的雜質和毒物也多了,喝下去肯定不好。
  ■各方觀點
  尿療者
  確實有人見到奇效
  只是欠缺理論依據
  尿療到底有沒有效?王洪坦言,自己身體好疾病少,除了尿療,平時也有一套良好的生活作息習慣,“每天早睡早起,沒有任何不良嗜好,業餘愛好是下棋和散步。”
  說到尿療帶來的功效占到自己健康身體中的幾成,王洪表示很難下定論。
  陳遠志則認為:“尿中的礦物質對身體一定是有好處的,但具體的好處很難講。因為我身邊確實有的人一喝就見奇效,有的卻功效不大。”
  王洪認為,目前尿療沒有大範圍被人接受或許正是這個原因,“所有的資料,包括我買的書,對尿療的解釋顯得不夠清楚,真正的核心原理還欠缺一點說服力,有時我自己都看得雲里霧裡的”。
  VS
  專家
  完全沒有科學依據
  算是一種心理安慰
  重慶大坪醫院泌尿外科主任李彥峰認為,尿療完全沒有科學依據。
  李彥峰說,人體腎臟就像過濾器,把不好的東西全部過濾出去形成尿液,95%的成分都是水,還有許多新陳代謝廢物。“這些廢物被排出體內,又把它喝回去,怎麼可能對身體有好處?”
  武警重慶總隊醫院泌尿科劉主任說,正常人體排出的尿液含有蛋白質、氨基酸、尿激酶等有益物質,這類物質含量極低,幾乎可以忽略不計,喝下去也不會對身體起多大幫助,反而是那些尿素、尿酸、肌酐、酮體、膽色素等有害物質,會對人體造成傷害。
  對於有媒體報道喝了尿後病情得到緩解甚至痊愈,兩位專家都認為只是個案。劉主任分析,這算是一種強心劑,喝尿的人相信尿療有好處,是給自己一種心理安慰,從而或多或少影響內分泌,增加了免疫力。據《重慶晚報》
  (原標題:喝尿居然治病全國10萬人痴迷“尿療” 記者對話三位尿療者:信就信,不信就算了專家:沒任何科學依據,就是心理安慰)
創作者介紹

哈佬喂

yj93yjusq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